做女人的第三年

这是我成为女人的第三年

三年前我经历了一场性侵案

上下班的高峰期,公交车上的人像沙丁鱼一样挤来挤去,我明确感觉到有人在摸我,朝边上靠了过去,人太多了,身后那人变本加厉的朝我靠近,手伸进了我衣领,我实在忍不住了,转身把他推开

"你有病啊,没摸够是吧?"

车上太拥挤了,我推的大力反而把他推到人群里,有人不满但注意到这个人,这个男人和所有上班族没有不同,他有些紧张的左顾右盼,低下头假装不承认,但是在我这么一喊,所有人都在围观,只有他低着头,就更显眼了。

"好恶心啊"

"现实里的咸猪手"

"啧啧啧"

"……"

人群里立马有了声音,车上的小姑娘往边上靠近,我瞪了过去,他大概是觉得丢人了,反而不知道哪来的骨气,"你才有毛病,人这么多凭什么说我摸的,再说了连胸罩都不穿,不就是贱吗?"

"老子穿什么衣服要你管,摸老子头上就他妈是你贱,摸两下不过瘾还想来两下电车痴汉啊?看黄片看傻了吧傻逼。"

"你这么丑谁会摸你,丑八怪。"

"老子好不好看跟你摸老子是两件事,怎么了,没有脑子还是没有眼睛?傻逼吗?听不懂人话,你妈没教你怎么尊重人吗?所以没胆子只敢人多乱摸吗?"

"你就是泼妇,碰到你算我倒霉。"那男人意识到有人拍照,"喂,拍你妈呢?关你屁事。"

"你敢摸还不许我们拍了?"围观群众立马反应,他就怂了,车一到站,"让开!"他嘴里倒是硬气,一到站挤着人就跑。

切,怂逼。

回到单位才明白自由主义者只生活在有钱有权里,实际上就是生活再苦也得咬着牙上班。

"你怎么又忘了穿内衣?都露出来了。"坐我边上的是个小姑娘,和我关系好,因为我不喜欢内衣的约束,说是影响公司形象被罚过钱,因为不穿内衣被罚钱这件事我还和领导反应了,明明没有这个规定,领导说那你也不看看现在哪个女的不穿内衣。

"啊,我忘了,穿着太不舒服了。"

"我也觉得,没办法。”

“像男人一样热了就光膀子不行吗?"

"你光呗,然后你就被人围观,从办公室到影响市容"

"烦死了。"

我起来卷了卫生纸,去厕所把自己上半身围了起来,怎么男人就不用穿内衣啊。

也不知道是谁上传了视频,标题写着"路遇咸猪手,女子反击太给力了"一看就是老营销号了,这条视频不知道怎么火了。

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挂上热搜了,我单方面火了,因为我不知道这件事,打开视频一看,那个咸猪手躲在人群里反而不明显,倒是我因为骂人还显得咄咄逼人,看着我脑袋疼。

点进去热评就是"姐姐好棒!我穿什么是我自由,这不是你咸猪手的理由!"

看这些评论还是正常的,再把评论滑下来就是

"我都可以看到她没有穿内衣,不是吧,自己没穿内衣还怪别人?"

"好骚啊,不穿内衣,还这么凶"

"这得多饥不择食啊,也不好看啊,要下手不会选个好看的吗?"

"你看这个牛仔裤穿这么紧,不就是浪吗?"

"骚就骚还不让说了"

"……"

管他们屁事,傻逼,忍不住怼回杠精

"穿衣自由懂不懂?人家想穿啥和你有什么关系?"

我回复之后,气的把手机拍回桌子上,又因为视频里的我没有打码,有些担心,拿回手机,私聊博主,"您好,我是视频里被摸的人,你没有给我打码,麻烦你删了或者打码,这对我生活会带来不便。"

第二天一看,原博主给我道歉,打了码,结果这个视频被人下载了,传的起飞,在朋友圈都能看到"这个姐姐真的好刚啊。"

那个博主不知道是不是脑残,还专门艾特我,和我道歉了

我第一次感受到微博99+,以至于我突然有了粉丝,我点进未关注人的消息,有安慰我的,鼓励我的,还有过来要打广告的,问我做不做网红的,看着就头疼。

刚想退出来,手贱一刷,就看到

"卖吗?"

"多少钱一夜。"

"你奶子好大"

"自己骚还这么屌?"

"好想操你啊"

"……"

这真是充分体现了生物多样化。

没有打码的视频果然出问题了,下班回家的路上有经过一条小路,他们明显在等我,几个男人靠近了我,然后围住了我。

"你就是网上那个没穿胸罩的女的吧"

"长的也不怎么样啊"

"不穿内衣不就是骚吗?给人看啊,就别穿啊,脱啊!"

我没有辩解,我知道我跑不掉,手忙脚乱的打开手机,他们看着我要报警,把我手机抢走,我想拿防狼喷雾可是太慢了

我不肯叫出来愉悦他们,即使真的很疼,但我把所有人都记住了,脱我衣服抓我头发说我贱人打我脸的,他们身上肮脏的味道留在了我的身上,好笑极了。

做女人真的太疼了,我想哭又不敢哭出声,我动也不敢动躺在地上,我没有呼救,我害怕没有任何力气的我呼救不知道会迎来拯救还是噩梦重复。

我再一次想,做女人真他妈糟糕透了。

我把被撕下的衣服穿上,去医院开了证明,工作人员心疼的很,"什么畜生啊,可怜了姑娘。"

我躺在床上等待检查和治疗伤口,我没有哭,没有什么好哭的,我记得那些人,国家因为性侵案层出不断,十几年前增加了一条律法,任何性侵案的凶手不再关押罚钱,而是免费做一场手术,男犯人会被关押一年然后进行跟换性器官手术,成为女人两年。

那几个不可一世的男人,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"我错了,对不起,求求你了,多少钱都可以""对不起对不起,我是畜生""求求你原谅我,我就是昏了头才会这样。"

我面前放着两份文件,一份谅解书,一份手术通知单,我冷着眼看着他们,我很清楚是因为他们没想到我当时不是为了报警,而是拍下自己被性侵的视频,也没想到我身上带了录音笔,更没有想到我会记住他们,更没有想到会被找到,所以所谓的求饶不过是被迫而已。

我毫不犹豫在手术同意单里签下了名字。

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,但把遭受的还给对方就有了。

我起了身,听不见他们从求饶到最后结局已定的辱骂,没有关系,这是他们应得的,我心里很清楚。

我拿着包,和警官告别,还需要去医院拿药,身上痛的要死。

"等一下",看电脑的的警官把我叫住,瞧着我,又低下头确认了一下,

"哎,我刚看了一下,你刑期满了,过两天就可以来做切换手术了。"

《没收作案工具》

文/阿匿
文章来自于网络没有作案工具

添加新评论